《决定性瞬间--布列松谈摄影》读书笔记


布列松是一个影响了整个20世纪摄影历史的人物,被称为“现代新微摄影之父”,合伙创办了玛格兰图片社。。。百度上有对他的更详细的信息,想了解的自己去看。出于对他的好奇买了这本书看了一下。书很薄,唉,但我断断续续的看了几个星期。读了之后我很赞同他对摄影的许多态度,挑了一些语句记录下来。另外书是繁体字,感觉比较影响阅读!!!有种想给翻译为简体字的冲动。


有时候不尽满意,我们便会动也不动,等待什么事情发生;有时候整个画面都松散了,拍不到好照片已成为定局,突然有个人从眼前经过,我们透过观景窗跟随他的路径,我们等待、在等待、、、然后按下快门,至此才才带着背包里好像装了一些东西的感觉离开。


摄影,意味着头脑、眼睛与心灵都落在同意瞄准线上。


摄影,是一种生活方式。


佛教既不是宗教,也不是哲学,而是为了臻至和谐境界的一种挑伏心灵的方式,以及透过慈悲,将此和谐赠予他人。


我的热情,从来就不在摄影本身这件事,而是为了一种可能性,在忘却自我的那几分之一秒里,因为记录下某种主题以及形式之美所激荡出的情感,那是一种被眼前送上的东西所唤醒的几何。


在这世上,凡任何事都存在决定性的一刻。


唯有摄影能将一个确切的瞬间凝冻住。


当然,不能仰赖镁光灯,即便光线也要尊重,甚至在没有光线时亦然。不然的话摄影师就会变成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冒犯者。


从摄影来看,最微小的东西也可能成为伟大的主题,与人类有关的枝微末节也可以成为乐章的主旋律。


特别要避免认为加工,这会扼杀人性的真实面,同时要让人忘却相机的存在以及操控相机的那个人。


因为他们当中只有少数人例外,其余的人都希望自己看起来更帅更美,如此一来所谓的真实将荡然无存。


摄影,必须在动态中抓到那个具有渲染力的平衡点。


构图必须是我们关切的课题之一。


摄影是一个体力活儿,你得变换位置,不断移动、、、身体跟精神必须合而为一。


这一切都来自于他可敬而永无止境的好奇心。


超现实主义是我学到摄影镜头如何在无意识与偶然的瓦砾堆中进行搜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taowusheng.cn/
微博:寒枫–0-0–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tao-wu-sheng
豆瓣:YIFEI